欢迎您
河北苗木

香花槐

,栾树,千头椿供应商
自家苗木,100多个种类,产地直接发货
全国服务热线: 136-666-6666
香花槐的价格

窗外的千头椿

作者:admin来源:河北苗木时间:2023-02-27 05:44访问量:
描述:窗外,一棵棵千头椿威猛的站立着日落前的天边是五彩缤纷的晚霞。我早已收拾好书包,时而眺望窗外的小伙伴,时而摆出一副要第一个冲出教室的架势,这样的举动哪里逃得过班主任的法眼?加之联考语文成绩普遍偏低,班主任不但受了处分,而且升职教导主任的希望也没了。班主任正想逮住一个典型,碰巧发现了这一幕。等我察觉班主任的眼神注视我时,那摄人心魄的吼叫已让我无处可逃,“你给我滚出去,不想上课,明天也别来了。”

只见子铭叹了口气,大概也在想:这下可好,没个把小时是不会放学了。
千头椿

 
 
       窗外,一棵棵千头椿威猛的站立着,日落前的天边是五彩缤纷的晚霞。我早已收拾好书包,时而眺望窗外的小伙伴,时而摆出一副要第一个冲出教室的架势,这样的举动哪里逃得过班主任的法眼?加之联考语文成绩普遍偏低,班主任不但受了处分,而且升职教导主任的希望也没了。班主任正想逮住一个典型,碰巧发现了这一幕。等我察觉班主任的眼神注视我时,那摄人心魄的吼叫已让我无处可逃,“你给我滚出去,不想上课,明天也别来了。”
 
只见子铭叹了口气,大概也在想:这下可好,没个把小时是不会放学了。
 
     通过一排千头椿,就是学校的篮球场,在篮球场上传来振奋人心的呐喊,直教人内心躁动,尤其是隔壁班的同学对着玻璃哈气时,露出洋洋得意的样子,让人烦心透顶了。我只好收拾姿态,默不作声地低着头,双手却在书桌里玩着磁铁。晚风从敞开的教室门外,吹进来,异常凉爽,可吹不散空气中弥漫的硝烟味。子铭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窘迫,但是简丹那闪闪发光的耳钉,让我不再觉得等待索然无味。这时我将磁铁悄悄地塞给子铭,可一瞬间吸附在他的文具盒上,谁知子铭忍不住笑了起来,因为害怕笑出声来,所以低着头。
 
这一幕照样被班主任发现了。当子铭的名字被厉声喝道时,他一瞬间变得面红耳赤,而我则心跳到了嗓子眼,预感到一场更猛的暴风雨即将袭来。
 
“子铭,我骂你同桌,你笑得这么阴险?你有什么资格笑别人。”他无辜地抬起头,看班主任面目狰狞地朝地上吐了一口痰。刚才一通怒火,莫名其妙地烧到了子铭身上,而且比之前的火势还要凶猛。
 
“阴险。”子铭复述到。看得出来,他一时之间无所适从,虽然我们都不明白这词语究竟意味着什么,但当时的语境可以断定,这无非是坏人的称呼。电视里那些坏人不都是因为阴险而落得惨不忍睹的下场吗?只见子铭强忍着,似乎回忆起了什么,他时不时把目光投向窗外,大概是预料到了接下来的剧情,不想被更多人知道,所以显得异常不安。
 
一霎间,我极害怕班主任说出他的家境,扯到与他相关的人。于是我示意子铭不要东张西望,也不去抗辩,以此让怒火中烧的班主任停止发泄。然而,这个世界,你越怕什么就越会来什么。寂静的空间里,我听见有急促的脚步声走近,忽然子铭被提在半空中,脚跟点不着地,那被提着的手臂脱臼了似的,好像不属于他,但却让我们都觉得好疼。可他还是忍住痛苦,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咬紧牙关。
 
“你咬牙切齿,想干什么?我如果要打你,你娘还得给我倒水洗手。我耳朵可灵敏了,别以为我听不见你骂我。”
 
他似乎真的恨起班主任来,于是摆出一副要拼命的架势,尽力做出凶狠的样子,仿佛在吓唬班主任不要再继续说下去,而完全忘记了那只被提在半空中的手。不幸的是,他愤怒的眼神更加激怒了班主任,一个甩手,他被丢到讲台边的垃圾堆里。只见他迅速地爬起,生怕同学们记住这一幕,也害怕这狼狈的一幕被窗外的同学看到。
 
就这样,他面对肮脏的墙壁站着,试想隔壁班的同学为何迟迟不回家,也应感受到了全班同学和窗户所有的目光火辣辣地照在他身上。这件事,明天一早,可能就传遍整个校园。也许他希望人越少越好,可他实在无力捍卫自尊心。不久,他再也无法阻止眼泪流出来了。他背对着我们站着,像似在等眼泪干掉后,就转身向同学们表示他很勇敢并没落泪,还下定决心和老师大干一场。
 
夕阳的余晖从教室后门投射进来,照在我们身后,我看见一个偌大的黑影遮住了他的小影子。他不情愿影子和那大大的黑影贴得太近,便往另一边挪了挪,可这碎碎的步子最终被发现了。班主任用极慢地转过身,迅速地提起他的耳朵吼道,“当真不知羞耻吗?你家境贫困,能够上学很不容易,还不懂好好珍惜,在这丢人现眼,还不如回家放牛,长大就是个没有出息的人。你说你中午去哪里呢?不要以为我不知道……”
 
没等老师说完,我看见简丹趴在桌子上,盈泪欲滴。这时,子铭猛地转过身冲回座位,环臂抱住头,泪如雨下,滴滴答答落在地上,我低头看见那水泥地板上乌黑圆圈越扩越大。他的自尊心像夕阳的颜色,变得泛黄而黯淡。
 
我开始后悔自己着急放学,后悔玩磁铁,后悔借给他两元钱,然而这些素悔像雨后的尘埃使人心烦意闷。子铭也许和我一样,只不过他后悔自己不该与班主任做对,惹班主任说出了这些他最怕别人提及的难过。那如刀锋的声音仍在继续,他趴在桌子上,好像就要跪下去,跪下去求班主任别说了。因为他真的不想听见别人说他穷,说他年迈的爷爷奶奶,以及在外打工的妈妈。然而老师如同说书先生那样,毫无顾忌。班主任站在他身边,连我都感到那一双眼睛盯着他的脑门,像早已看穿了他的整个人生。“寒门再难出贵子。单亲家庭。”最后,老师双手在空中一拍,重重地说了句,“单亲家庭。”
 
那一天,雨后黄昏种在心底的种子,没来得及开花,就一下子枯萎掉了。听到“单亲家庭”四个字,彻底让他失去了反抗的勇气,他应该在想,读书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如果他不在当地念书,没有人知道他的境况,那该多好。但是从小,他便学会了从别人的冷言冷语中领略轻蔑之情,但凡一切嘲弄他的人,都不可能成为他的朋友,而且他也从不和人说起过去,哪怕过去的一切都是公之于众的事实。但就是这一天,他刻意埋进童年坟墓的过去,被人一锹一铲地挖了出来。不知他是不是也在这天,立下志向,将来一定要打破老师的预言?要让班主任为这一天感到愧疚。
 
那天放学,我们仨走向城墙边绿得分外耀眼的千头椿。听他对着天空大喊,“我要考县里最好的高中,然后读大学,将来做一个有出息的人。”可将来有多远,时间太漫长了。我和简丹十分担心,如果班主任等不到这一天怎么办?于是我们开始祈祷班主任身体健康,因为那时候,子铭会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,贴在黑板上,在校门口挂一副彩旗,彩旗上写着他的名字。
 
一年后,子铭果真考上了县里最好的中学,也是这一年教师节,有同学们喊他去给初中班主任过节日,可他中途逃跑了。其实每个人的一生总会遇上一场狂暴风雨,只是他遭遇那一场暴风雨的时间有点早而已,所幸他并没有一蹶不振,反倒将此化成了始终前进的动力。三年后,他考上了大学的消息,如同色彩斑斓的彩霞,覆盖了千山万壑。
 
我得知后,以为子铭终于到了一雪前耻的时候,于是问他作何打算。哪知他从容自若地说,“才知道世上没有什么预言,就看你肯不肯努力罢了,还得感谢那一场风暴。因为等一切风平浪静后,你会发现这就是成长的过程。”
 
原来心中的怨恨,会随着年岁和知识的增长,渐渐淡化,一直笼罩他童年的阴影,不知什么时候被风吹散了。七月开头,我同子铭一道前去学校填写志愿。意外的是,在中学汽车站遇到了那个曾经无比严厉的班主任,然而心中一点怒气都没有。寒暄一阵后,我发现班主任无意间看见了子铭手上的录取通知书,竟兴奋又窘迫的心情使他不由自主地搔弄着头发。子铭也没去刻意掩藏,只是问了句,“学校现在的招生情况还好吗?”
 
刹那间,班主任年轻了十岁似地笑着说,“现在的家长都把孩子往城里送,乡里中学几乎没几个学生了,当初那种人声鼎沸的画面已经不再了。”说到这里,他忽而低下头,我看见了他斑白的双鬓和布满皱纹的脸。等到他中途下车后,我想和子铭谈一谈三年前的事情,可觉得没有任何必要。不过,我知道子铭如同城墙边的千头椿,早已退却了幼时的红晕,长成耐寒、耐旱的参天大树。
 
     学校的千头椿啊,我爱你,爱你那不拍狂风暴雨,不拍烈日炎炎的精神。
P1030821.JPG